理论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园地
试析十九大报告的团结理念
发布时间: 2017-10-23  浏览次数: 3100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了重要报告。报告不仅对过去五年全党和全国人民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取得的成就以及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进行了总结,还对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了一些新的论断和解释。例如,报告首次把我国的当下历史进程概括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十九大报告内容系统、丰富、透彻,体现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能够对国家命运和历史发展方向进行清晰把握,而且具备强烈的问题意识。对十九大报告的学习使我对当前的中国状况有了更加全面和深刻的认识,但其中令我印象更加深刻的是报告中所体现出来的团结理念。中国共产党人不仅在描述(动词)的意义上强调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团结“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团结“军民”,还把“团结”视为规范性价值理念,试图以团结理念为基础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团结一直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人十分重视的一个理念。早在1845年的时候,马克思就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想要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克服现代社会的局限性,需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为了更好地把工人组织起来,1889年7月在召开的巴黎工人代表大会“规定五月一日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战斗的节日”(《共产党宣言》)。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无论是在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还是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时代,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忘记“团结”这一当家法宝。例如,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大会开幕词中就开宗明义地指出:“我们这次大会的任务是:总结从七次大会以来的经验,团结全党,团结国内外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而奋斗。”(《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14页)在总结中国共产党获取革命胜利的经验时,毛泽东认为革命的胜利在国内方面主要是团结了“工农联盟”,而在国际方面则团结了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社会主义阵营”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同上135)

在后来各次中国共产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党的各代领导人和领导集体依然高度重视团结对党和人民的重要性。以最近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为例,从十五大到近期闭幕的十九大,“团结”一词依次在各次大会报告中出现25次,30次,27次,29次和32次。虽然我们不能以“团结”一词在十九大报告中多出现几次为由判定这一概念显得更加重要,或者判定这一代领导人赋予“团结”概念其它的意义,但是我们可以根据“团结”在不同语境中的使用以及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所提出的一些想法和措施中看出团结理念被赋予的新内涵。

综观团结概念在各次大会报告不同语境中的使用情况,可以发现它具有如下两方面的普遍特征:第一,“团结”是在描述和修辞的意义上使用。例如,在各次大会报告中,使用最多的是“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民族团结”和“军政团结”等这样的表述。在这些语境中我们可以发现团结似乎只是一种只具有个修辞性功能的语词,它并没有在规范价值层面上受到严肃认真地对待。第二,团结是党和人民实现目标的途径和条件。无论是各族人民团结,还是军民、军政团结,它们的都是作为获取社会安定,国家和民族繁荣昌盛的重要手段和工具。尽管十九大报告也主要从上述两方面意义上使用和强调“团结”,但是“团结”在这里显示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内涵。例如在谈到文化自信和文化建设时,习总书记指出要“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如果说这样的表述还不足以使“团结”成为一种价值理念,那么习总书记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进一步阐释则使团结理念作为一种规范性的价值理念得到落实。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使“团结”能够作为一种规范性的价值理念像自由、平等和民主范畴一样重新回归国家制度和公共生活,成为思考国家和人类命运的重要理论资源。作为一种价值,团结在哲学层面上能够克服原子式个人主义的缺陷,而在政治层面上,团结是克服霸权主义和冷战思维的有力武器。

(韦庭学 哲学系)


Top